【原】世界的模樣(3)第三章 從魯迅先生的“圓規”說起

求索 關注

收藏于 : 2022-03-22 20:14   被轉藏 : 2       轉藏到我的文章庫

魯迅先生是中國現代史上的文學大家,白話文的開創者。

正因為他是白話文的開創者,是最早從文言文的文化氛圍中走出來的,所以,他也是自覺或不自覺地,在他的白話文中,保留了一些我們古代文人所慣用的敘事方式。

我們現在就來讀一下,他的《故鄉》一文中,出現“圓規”的那一段。

【我吃了一嚇,趕忙抬起頭,卻見一個凸顴骨,薄嘴唇,五十歲上下的女人站在我面前,兩手搭在髀間,沒有系裙,張著兩腳,正像一個畫圖儀器里細腳伶仃的圓規(1)。

我愕然了。

“不認識了么?我還抱過你咧!”

我愈加愕然了。幸而我的母親也就進來,從旁說:

“他多年出門,統忘卻了。你該記得罷,”便向著我說,“這是斜對門的楊二嫂,……開豆腐店的?!?/span>

哦,我記得了。我孩子時候,在斜對門的豆腐店里,確乎終日坐著一個楊二嫂,人都叫伊“豆腐西施”。但是擦著白的粉,顴骨沒有這么高,嘴唇也沒有這么薄, 而且終日坐著,我也從沒有見過這圓規(2)式的姿勢。那時人說:因為伊,這豆腐店的買賣非常好。但這大約因為年齡的關系,我卻并未蒙著一毫感化,所以竟完全忘卻了。然而圓規(3)很不平,顯出鄙夷的神色,仿佛嗤笑法國人不知道拿破侖,美國人不知道華盛頓似的,冷笑說:

“忘了?這真是貴人眼高……”

“那有這事……我……”我惶恐著,站起來說。

“那么,我對你說。迅哥兒,你闊了,搬動又笨重,你還要什么這些破爛木器,讓我拿去罷。我們小戶人家,用得著?!?/span>

“我并沒有闊哩。我須賣了這些,再去……”

“阿呀呀,你放了道臺了,還說不闊?你現在有三房姨太太,出門便是八抬的大轎,還說不闊?嚇,什么都瞞不過我?!?/span>

我知道無話可說了,便閉了口,默默的站著。

“阿呀阿呀,真是愈有錢,便愈是一毫不肯放松,愈是一毫不肯放松,便愈有錢……”圓規(4)一面憤憤的回轉身,一面絮絮的說,慢慢向外走,順便將我母親的一副手套塞在褲腰里,出去了?!?/span>

這段文字里,一共出現了四次“圓規”。

而前兩次“圓規”的出現,都是出于比喻的需要,是拿“圓規”來作為類比;后兩次“圓規”的出現,則是出于借代,是借代由前面的比喻所形成的概念,來指代那個“楊二嫂”。

而魯迅先生這里的借代與指代,是緊接著前面的比喻而來,所以,我們還比較容易懂。

但是,我們可知道,因為,我們中國人的思維方式,就是陰陽性的思維方式,我們中國人談論事物,就是以比較見長的,所以,那些比喻,借代,聯想,象征性的敘事手法,就是我們中國古人所常用的敘事手法。

而且,這些手法的運用,大多是并不需要什么前提的,全靠讀者自己,對于這個語言環境的熟悉,全靠讀者自己,憑著深厚的文化功底,去與作者的思路相對接。

【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陳,貴賤位矣。動靜有常,剛柔斷矣。方以類聚,物以群分,吉兇生矣。在天成象,在地成形,變化見矣。是故剛柔相摩,八卦相蕩。鼓之以雷霆,潤之以風雨。日月運行,一寒一暑。乾道成男,坤道成女。乾知大始,坤作成物。乾以易知,坤以簡能。易則易知,簡則易從。易知則有親,易從則有功。有親則可久,有功則可大??删脛t賢人之德,可大則賢人之業。易簡而天下之理得矣。天下之理得,而成位乎其中矣?!?/span>

“尊貴者像天一樣高,卑賤者像地一樣低,秩序就像乾坤一樣定下來了。高低的位置陳列了,貴賤的角色就定下了。相對的變化與安定,就是常態,從它們相對的剛強與柔弱就可以看出來。形狀相同的東西容易分類,本質相同的東西容易歸納,命運的好壞,從這個類型中就已經注定了。在過程中看到現象,在關系中看到形象,變化,就在現象與形象之中顯現了。所以,陽剛的一方與柔弱的一方,相互往來,對抗與協調在其中回蕩。氣勢如雷霆萬鈞,情感如春風化雨。像太陽與月亮的交替往來,感情的變化一時熾烈,一時寒冷。陽剛一方的秩序就像男人,柔弱一方的秩序就像女人。陽剛的一方開啟了秩序,柔軟的一方成就了秩序。陽剛的一方通過變化而成熟,柔弱的一方通過總結而有力。變化中容易成熟,總結中容易產生秩序。成熟了就有感情與聯系,有了秩序就有了事業。有了感情與聯系就可以長久,有了事業就可以壯大。長久,是知識者的慣性;壯大,是知識者的作為??偨Y了事情的變化規律,就懂得了天下的道理。懂得了天下的道理,人,就可以立于天地之間了?!?/span>

這是《易經·系辭》中的第一段。

這段話中,就大量地使用了比喻、借代、指代。

如果你對中國傳統文化熟悉,這段話,就不難懂。

但是,如果你不熟悉中國傳統文化,人家所借代的概念,你根本就不懂,那你又怎么去理解人家,想說的是什么呢?

這里,我們就以“天地”這個概念為例,來說明一下,我們中國古人,以比喻、借代、指代為主的敘事方式。

列子的《天瑞》篇中,以“昔者圣人因陰陽以統天地”為始,以“故天地含精,萬物化生”為終,前后,都提到“天地”。

徐整的《五運歷年記》中,也是以“天地渾沌如雞子”為始,以“故天去地九萬里”為終,也是前后都提到“天地”。

那么,這里的“天地”,內涵是什么?外延是什么?

她們,就是我們睜眼所見的天空和大地嗎?

古人的“天地”概念中,當然包含著我們睜眼所見的天空和大地。

但是,如果你僅僅是把古人的“天地”,理解為天空和大地,那你,顯然就不可能理解到古人!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天地”,除了表示天空和大地之外,她們,還至少涉及以下幾種內涵:“天”表示陽,“地”表示陰;“天”表示時間和變化,“地”表示空間和存在;“天”表示道統,地表示厚德;“天”表示一個以對立統一關系為核心的事物中,相對占主導地位的支配者,“地”表示這個以對立統一關系為核心的事物中,相對占從屬地位的承受者。

1)“天”“地”表示陰陽

我們在前面第一章,比較和討論東西方不同的視角和思維方式的時候,就曾經說過,陰陽是我們中國人的視角,是我們中國人的思維方式。

比如,這里列子的《天瑞》篇中,“昔者圣人因陰陽以統天地”,這里的“陰陽”,就是指我們中國人的視角和思維方式,是說圣人以陰陽性的視角與思維方式,來看待“天地”之間的對立統一,來看待世界。

但是,由于中國人善于聯想、善于比興、善于借代,所以,陰陽,又不僅僅是一種視角,不僅僅是一種思維方式。

陰的本意,就是相對黯淡,相對不引人注意的意思。所以,她就被引申為背景、視域、參照物。

陽的本意,就是相對亮麗,相對很引人注目的意思。所以,她就被引申為目標、焦點、關注對象。

但是,除了以上含義之外,陰,也用來比擬和指代一切相對具有黯淡、不引人注意之狀態的事物;反之,陽也用來比擬和指代一切相對具有亮麗、很引人注目之狀態的事物。

比如,男女、強弱、大小、上下、遠近、左右、南北,一切具有相對性差異狀態的事物,就都可以用陰陽來比擬和指代。

那么,在這之中,由于天空和大地,明顯地具有陰、陽相對性,并且,天,總是顯示陽性,不會顯示陰性;地,總是顯示陰性,不會顯示陽性。

所以,天,就自然地可以用陽來指代;地,就自然地可以用陰來指代。

那么,反過來,天,也自然地可以用來指代陽;地,也自然地可以用來指代陰。

比如,《易經·系辭》中有一段話:“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天數五,地數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天數二十有五,地數三十。凡天地之數五十有五,此所以成變化而行鬼神也?!?/span>

這一段話中的“天”“地”,就都是指代陰陽。

這一段話,是對《河圖》之內涵的論述。其中的天數,就是《河圖》中的各個陽數,地數,就是《河圖》中的各個陰數。

《河圖》是對一個事物之變化過程的描述。其中的各個陽數,都表示變化過程中的各個質變狀態;除兩個陰五,也就是這里所說的地十之外,所有的陰數,也都是表示變化過程中的各個量變狀態。

而用“天”“地”代表陰陽,來形容各個質變狀態和量變狀態,就更顯示了質變的壯觀,和量變的厚重!

2)“天”“地”表示時間和空間

時間和空間的本質是什么?

時間和空間的本質,就是背景、視域、參照物。

而時間,就是變化性的背景、視域、參照物;空間,就是存在性的背景、視域、參照物。

背景、視域、參照物,和目標、焦點、關注對象一樣,原本也是一種事物。

只是,它們此時,不是人們的目標、焦點、關注對象,而它們又和人們的目標、焦點、關注對象有所聯系,使得人們,需要借助它們的變化或者存在,來與人們的目標、焦點、關注對象的變化與存在進行比較,從而觀察和認識人們的目標、焦點、關注對象。

于是,他們就從一種客觀變成了一種主觀,從一個獨立性的事物,變成了一個被人利用的背景、視域、參照物!

如果人們利用的是這個事物的變化特征,那么,這個事物,就變成了時間;如果人們利用的是這個事物的存在特征,那么,這個事物就變成了空間!

那么,“天”,為什么可以指代時間和變化呢?“地”,為什么可以指代空間和存在呢?

因為,在古人的觀察中,天,本身就是一個不斷變化的事物,我們的日、月、年等等時間概念,本身就是因應天空的各種變化而產生的。

所以,用天來指代時間和變化,是理所當然的。

而在古人的觀察中,大地就要相對穩定得多,大地的方位形貌,又正好成為古人所看到的一些事物的背景,給古人所關注的一些事物,做了空間上的參照。

所以,用地來指代空間和存在,也是理所當然的。

比如,我們常說“天時地利”。

這里的“天時”,就直接將“天”與時間對應,“天”,就是時間。

這里的“地利”,將“地”對應于利。

利是什么?利就是財富。財富就是物。物,不是一種存在嗎?而存在,就是一種長寬高,就是一種空間!

當然,由天的變化性,地的穩定性,也引申出“天”“地”的另一個指代意義,就是,“天”也可以指代規律、指代道統,“地”也可以指代信念、指代德行。

“天不變,道亦不變”,“替天行道”,“厚德載物”。

這里的“天”,就是指規律,指天道,指道統;而載物的厚德,就是“地”。

3)“天”表示支配者,“地”表示承受者

男人與女人;大人與小孩;主人與奴隸;雄性動物與雌性動物;肉食動物與草食動物。

這世界上,對立統一的關系,太多了!以對立統一關系為核心的事物,太多了!

在每一個事物中,在每一個對立統一關系中,總會有強弱,總會有主動與被動,總會有支配者與承受者!

而天和地相對,天,顯然是陽性的強者、支配者;地,顯然是陰性的弱者、承受者。

所以,用“天”來代表強者、支配者;用“地”來代表弱者,承受者;用“天”“地”之聯合,來指代一個對立統一關系,指代一個事物,就是理所當然的。

《易經·系辭》開篇就說:“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陳,貴賤位矣”。

這里直接以“天”“地”對應尊卑。

尊者,就是支配者;卑者,就是承受者。

支配者和承受者,對立統一為一個關系,形成一個事物的內部核心,也是造成一個事物變化發展的動因。

而這里以“天”“地”來形容支配者和承受者,這就無疑地以天地之間的自然狀態和不可改變狀態,強調了這個對立統一關系的合法性和穩定性,強調了一個事物的自然性!

那么,我們在列子的《天瑞》篇中,所看到的“天”“地”,所取的意思,是以上幾種含義中的哪一種呢?

我們在徐整的《五運歷年記》中,所看到的“天”“地”,所取的意思,又是以上幾種含義中的哪一種呢?

我們這里所節選的列子的《天瑞》篇中,和徐整的《五運歷年記》中的內容,都是討論世界之模樣的內容,所以,這里的“天”“地”,肯定是要指代世界,也就是要指代一個事物,指代一個對立統一關系。

列子的《天瑞》篇中,“昔者圣人因陰陽以統天地”,這里的“天”“地”,就是一個對立統一;“故天地含精,萬物化生”,這里的“天”“地”,也是一個對立統一。

所以,這兩個“天”“地”的意思,都是取上面的第四種,“天”表示支配者,“地”表示承受者的意思,而“天”“地”合起來,就是表示一個事物,表示一個世界。

徐整的《五運歷年記》中,“天地渾沌如雞子”,這里的“天”“地”,就是一個事物,即一個對立統一;“故天去地九萬里”,這里的“天”“地”,也是一個對立統一,所以,這兩個“天”“地”的意思,也是取上面的第四種,“天”表示支配者,“地”表示承受者的意思,“天”“地”合起來,就是表示一個事物,表示一個世界。

文章點評
相關文章
求索 關注

文章收藏:3450

TA的最新收藏
藏友最新收藏
好網角移動端
好網角APP
手機一鍵收藏
yin荡的护士乳在办公室揉,国产制服丝袜无码视频,日韩av一区二区精品不卡,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