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敦煌秘密的王道士,功臣還是罪人?

孤獨一笑

收藏于 : 2022-03-21 17:46   被轉藏 : 1       轉藏到我的文章庫



這個世界上沒人見過王道士。

但這個世界上有不少人恨王道士。

王道士猥瑣乾瘦,一臉老皮,眼小無光,瞇著的眼睛中透著迷惘無奈,善良中有狡黠和執著。額上有極明顯的三道深紋,看出其有飽經風霜的經歷。身高不過四尺多,比胖人的腰圍還短,算上他穿的埋埋汰汰的粗棉布道袍也不會超過四十五公斤,讓人擔心西北的沙塵暴能把他揚起卷走。但就是他在一百一十六年前五月二十六日的一個意外發現,成就了中國乃至世界最偉大的考古發現。我們現在評的每年一度的全國和世界十大考古發現算什么?

那天,就是這個貌不驚人且有些卑微的王道士發現了敦煌莫高窟的藏經洞,就是這個王道士開啟了一扇通往世界文化寶庫的大門。就某種意義上講,是王道士拉開敦煌學的大幕。就是這個王道士。

一九二七年,英籍匈牙利人斯坦因(Marc Aurel Stein,一八六二年至一九四三年)為王道士拍下了一張并不成功但卻十分珍奇的照片,誰知道王道士瞇著本來就有些“鼠目”的雙眼,望著那遠處的敦煌石窟在想什么?這個死后被“鎮壓”在僧人圓寂塔下的道士,哪里會想到死后百年依然會毀譽參半,依然讓人切齒痛恨呢?

王道士的真名叫王圓祿,湖北麻城人。我推測其家境破落,貧寒到不得不從軍吃糧。因為王道士粗通文字,有一些文字歷史方面的知識,否則文盲,即使打開藏經洞,也會把那一洞的寶貝當作引火燒灶用的干柴??此鞘竽库X樣,估計在家也是個姥姥不疼舅舅不親的孩子,送去當兵,生死由他去。這就導致王圓祿退役以后也不回他湖北老家,而是就地謀生,現在所有文獻中皆無王圓祿念家念父母之詞,推斷他從軍之時便斬情斷意,家不留人,人亦不再戀家。

瞧王圓祿那一米六以下的身材,在西北甘肅青海一帶當兵也不會被提拔為軍官,兵役一滿,自尋出路。王圓祿經哪位大師點化,在哪座觀中為道皆不知。在發現藏經洞前,王圓祿可能活得就像河西走廊黨河西岸上的田鼠,誰會注意他呢?

王圓祿終于變成了王道士,他沿著敦煌的黨河東岸終于走到了敦煌石窟,他是由一三0窟一直走到著名的北大像第九十六窟。王道士盡飽眼福,他趟著沒腳的流沙,從盛唐的大佛,初唐的坐佛,五代的拜佛,中唐的坐佛一路走過,在一一二窟的著名中唐樂舞壁畫前把王道士看呆了,荒涼之中他走近壁畫,眨著小眼看不夠。王道士有點藝術細胞,他知道一五六窟的晚唐時期《張議潮出行圖》,一五九窟的文殊變中伎樂壁畫也讓他這個渾渾沌沌的人能浮想聯翩,他在第一五九窟中唐時期雕塑的半裸的活菩薩前拜了又拜。踏著流沙荒草,他走到石窟盡頭沙堆半掩的三座破舊小廟前,這三座小廟當年順坡而建,當地老鄉稱之為上寺、中寺、下寺,上寺、中寺已住著幾個喇嘛,日子過得也貧苦艱難,只有被流沙埋半截的小寺,那座不知何年何人建的小廟還空著,王道士就住進去,他把小廟改為道觀,似乎還起過一個觀號,然已不可考。

王道士一貧如洗,三餐不保,饑寒交迫。那時候莫高窟幾乎淹沒在流沙與荒草之中,人跡罕見,狐狼出沒,黃沙漫漫,與外界隔絕。

但王道士有道術,他一是傳教,二是通道,三是會看相算命,占卜冠名,漸漸王道士的信徒多了,進觀求教的多了,觀中香火旺了,王道士儼然為莫高窟的掌門人了。

王道士把化緣所得,做道場所得,請人來打掃清除莫高窟中的積沙,修補殘缺的石窟,清理道路,莫高窟漸漸有了人氣。

至此,王道士開始活得有滋有味。衣食不愁,香火不斷,信徒不少,略有節余,可以雇人清理洞窟中的流沙,動物的巢穴糞便,還雇人抄寫洞窟中的佛語,修補洞窟中殘缺的雕像,迎著那莫高窟沙丘頂上的余暉,王道士在新修的窟前小路上走起來都像紳士一樣邁起四方步來了。

我查閱了一下我所能及的資料,世界上所有人類文明的重大發現,幾乎都是在極其偶然的時候被無意中發現的,王道士的發現也證實了這一點。

一九○○年五月二十六日,王道士雇人在離他住的下寺往北幾十米遠的三層樓洞窟清掃完畢,這三層樓洞窟現在編為莫高窟第十六窟,它的甬道北壁出現了一道裂縫,清潔人告訴王道士,王道士并沒有多注意。后來王道士又雇了一位老人在甬道內抄寫經書。坦率地說,王道士是位虔誠的宗教主義者,出家無所求,只是求平安,對佛對道是發自內心的信仰和奉上。那位老先生邊抄寫經文,邊吸旱煙,旱煙是一袋一袋抽,為方便點煙,他點燃編成一根長辮子的芨芨草,無意之中他發現芨芨草燃燒后的青煙順著洞壁上的一條縫隙灌進去。

這位識書認字的老先生感到這其中有文章,就用旱煙袋輕輕地敲擊有裂縫的洞壁,洞壁發出空洞的聲音,老先生斷定洞壁后有空室,他把觀察到的情況告訴給王道士,王道士經過觀察和敲擊,感到這其中必有蹊蹺。王道士到底是走南闖北的人物,他狡黠近于狡猾,他若無其事地打發走了那位抄寫經文的老先生。

半夜,莫高窟除了沙丘外的狼嚎就是風吹沙鳴的呼叫,王道士一手拿燈一手拿鎬悄悄鉆進了十六號洞窟,一切都是靜悄悄的,一切都顯得陰森森的。王道士不害怕,他當過兵,流過浪,串過鄉,走過黑,他也熟悉這洞窟的一切。他刨開了有裂縫的洞壁,借著微微的燈光,著實把這位道士嚇了一跳,心禁不住呯呯亂跳,他感到洞內雖然陰冷,但他額上卻沁出一層密密麻麻的冷汗,那個密不通風的小洞內堆得滿滿的密密麻麻的各式各樣的大大小小的書卷,震驚整個世界的“敦煌遺書”被發現了。

石破天驚。

歷史為之涕泣。

王道士驚呆了,他軟塌塌地順著洞壁坐在地上,他是被嚇壞了,嚇得魂魄出體,在搖曳的燈影里,他判斷出這里是滿滿一窟寶貝,是祖先修行積存下的珍寶,是佛祖和天師把他引到這里。實事求是地說,王道士不是個視財如命、貪財忘義的人,就是憎恨他的人也得這么說,他攢下的錢都貢獻給莫高窟了,都花在修佛抄經上了。沒有任何記載說王道士發了橫財,買房子置地娶妻捐官。王道士不知這一石窟的寶貝值多少錢?是多大的寶?但他知道這些寶物歸他所有,至少是今夜明天。王道士真是個出家的善人,迎著第二天初升的朝陽,他想怎么把祖先留下來的寶貝獻出去,獻給朝廷,他認為朝廷就是國家。何恨王道士之有?現今王道士這樣大公無私捐獻一屋子國寶的人有嗎?

王道士鉆進他發現的藏經洞內,輕輕拂去經卷上的浮土,打開放在上面的幾卷翻閱起來。王道士有些激動,有些燥熱,他脫去臟臟的道袍,一卷一卷地翻閱著,沒人知道他懂不懂,連他自己也鬧不清楚他到底看明白沒有,一種潛意識告訴他要告訴官府,要告訴朝廷。不是夸王道士,就是讓憎恨他的人評說,現在有誰一個人發現了一洞國寶,大致有五萬件,件件都是隋唐五代、宋元時期的珍世古董,沒有人知曉,沒有人發覺,第一意識是趕快報告政府,報告國家?王道士也。

幾天以后,王道士肩上挎著一個粗布褡褳,里面放著他選出來的幾卷“大畫”和經書,王道士風塵仆仆地趕到縣城,雖然縣衙門難進,臉難看,話難聽,但他終于把那些珍貴的文物送進去了,他要求政府趕快接管這些“古物”,要求朝廷盡快把它們運走,放進國庫。王道士夠辛苦的,一路風塵又走回來。估計把這個又瘦、又小、又干巴的出家人累得夠嗆。

日子過得就像黨河的水,沒有波瀾沒有喧嘩。每天早晨王道士都早早地去巡視那一洞窟的寶貝,越看他越覺得放在他這里不安全,他有責任提醒朝廷。他直接面對的朝廷就是縣衙門,他不只一次地帶著盡量多盡量好的“古物”去送給縣令,懇請縣令往上送,以期引起朝廷的重視。每一次都跑得筋疲力盡,每一次都跑得灰頭土臉。整整七年,從一九○○年到一九○七年,王道士終于感到無奈了,厭倦了,傷心了。他已記不清楚跑了多少趟衙門,送了多少件“古物”,說了多少乞求重視的話,遭了多少白眼,撞了多少釘子。王道士又給府里、省里上書報告,能想到的辦法他都使了,力盡矣,七年間沒有任何一級官吏有任何回答,沒有引起任何一級政府任何重視。

王道士是有名有姓第一位不遺余力奔走呼吁,要求朝廷、政府修繕莫高窟保護藏經洞的人。王道士是第一位無怨無悔不計任何回報地要求朝廷、要求政府趕快把藏經洞中的文物妥善保管妥善安置的人。

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聞。

王道士盡力矣,王道士力盡矣。

王道士是個虔誠的道教弟子,生活清淡,無任何嗜好。

王道士也很傷心,他讀過的那點書不足以認識這藏經洞的寶,難道朝廷也不認識?或者這就不是寶?一堆沒人要的前人遺放的雜物?也真奇怪,七年間竟無一位中國人去王道士那里購買一些、蒙騙一些,或者干脆明搶暗偷?從來沒有。藏經洞滿洞的價值連城、無價之寶真像莫高窟中的壁畫,沒有一個人專程來欣賞,看都沒人看。王道士的決心徹底動搖了。

英籍匈牙利人、考古學家馬爾克·奧萊爾·斯坦因

中國人沒來,外國人來了。英籍匈牙利人斯坦因是怎樣得到的資訊已無從查起。這個我們后來稱之為“文物大盜”的文物考古專家聞風而至,他比任何一個清政府官吏、任何一級清朝官府都懂得這批文物的價值。該他出名,該他發財。

王道士一開始并未理睬這位洋人,這是他這輩子第一次見到“洋鬼子”。王道士之所以被蒙、被騙、被宰、被詐,關鍵是因為有“漢奸”,那位充當翻譯被斯坦因徹底收買雇用的“蔣師爺”蔣孝琬?!皾h奸”該遭人切齒。

斯坦因拍攝的敦煌縣城照片(車上載的是他盜走的鎮國文物)


斯坦因僅花了四十塊馬蹄銀就帶著他精心挑選的二十四箱卷子和五箱繪畫刺繡及其他藝術珍品心滿意足地走了。

斯坦因沒閑著,回去整理、分類、出版、展覽,敦煌聲名鵲起,整個歐洲都被轟動了!

一年以后,法國的伯希和帶著助手專程從歐洲趕來,他是考古專家,這家伙鉆在藏經洞中整整三個星期,幾乎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好幾次差點暈昏過去,他太激動了,這簡直就是一座藝術寶庫,藝術的天堂。他挑選了六千多卷,交給了王道士五百兩紋銀。伯希和還極認真地考察了莫高窟的每一個石窟,給他們編了號,把那些精美絕倫的壁畫、彩塑拍了數百幅照片。

伯希和是個很會炫耀自己的人,他太得意了,太興奮了,太值得夸耀了。在北京六國飯店乳白色的蓮花燈下,身著燕尾服,紅光滿面,得意洋洋的他向清政府的要員們展示他從王道士那兒騙來的文物中的數件奇珍異寶時,他知道,他將要站在東方乃至世界藝術寶塔的頂端。而那些圍觀的清政府官員沒有一個不是由衷地嘖嘖贊賞的,但真奇怪竟沒有一個起過去王道士那兒淘寶的念頭。一百年前的中國人真夠木訥遲鈍的,而如今一說淘寶,幾乎所有中國人汗毛都機靈地立起來,我去看潘家園古玩市場時,還以為是群眾大游行,整整擠了一街筒子人,連轉身都費勁。

王道士那兒依然是門可羅雀,外國人卻一撥一撥地來。他先后出售給外國文物考古專家和漢學家四萬多件敦煌文物。恨他的人說王道士罪不可赦!

王道士能不能擋住外國人?能不能不讓外國人來?

我披露一件史實,真實是可怕的,也是可悲可恥的。

一九○○年就是王道士發現藏經洞那年,八國聯軍進攻北京,實際上只有七國聯軍,德軍遠遠在上海。聯軍總共一萬八千人,北京城墻高城堅,有正規軍隊十五萬人,三十多萬“刀槍不入”的義和團,而那支從來沒有一塊打過仗的七國聯軍僅僅用了五個小時就攻陷了北京。慈禧和整個清政府被迫得像貓逐鼠一般。一個王道士擋得住洋鬼子造訪?

王道士遭人恨讓人罵的是他盜賣國家珍貴文物。王道士也冤,七年時間,王道士一次又一次“上訪”,一次又一次申請國家接管莫高窟,趕快把他發現的藏經洞中的珍貴文物都運走,收到國庫中,他甚至給朝廷、給慈禧上書述情,但這一切都如泥牛入海,從上到下沒一個人搭理他,四處碰壁的他,基本不懂文化考古的他似乎得出一個結論來,他這點小事無足輕重,他發現的東西可有可無。七年間各級衙門各級官員竟然沒有一個去他“下寺”中索要過一件文物,敲詐過一卷手卷,可憐的清廷官員。王道士是賣了一些錢,問題是他把錢都“揮霍”到哪里去了?

法國探險家、著名東方學家伯希和

王道士是個虔誠的道教弟子,生活清淡,無任何嗜好。不抽,包括鴉片、旱煙;不賭,不識賭具為何物;不嫖,沒養外室也沒發現其沾過任何女人;不喝,酒肉從不沾唇,粗茶淡飯清水為湯,幾近苦行僧。王道士把賣文物所得的錢全部用在了管理、維護和修繕莫高窟上,用在了雇人抄寫經文上。不管他是不是得法,但直到現在尚未發現王道士揮霍奢侈糜爛花天酒地的記載。王道士是個合格的道士。

王道士罪莫大焉,因為盜賣給外國人四萬多件敦煌文物。這些珍貴的文物、經典現在幾乎都在其所在國的國家級圖書館、博物館中,均得到了極為妥善的珍藏和保管,包括對損壞和殘缺的都進行了修補和維護。這些經王道士手流失海外的文物,我們到現在都可以看到。但讓人心碎和羞愧的是,王道士留在國內的一萬多件藏經閣中的文物,幾經挫折,幾經風雨,幾經戰亂,幾經破壞,許多支離破碎,體無完膚,慘不忍睹。

我想起比英國人斯坦因晚來中國十五年的瑞典人安特生,他發現了中國的仰韶文化,收集了當時被人棄之不睬的仰韶文化的大量彩陶,那些都是七千年前的文化經典和代表,很多堪稱國寶,是舉世難得的珍品,無價可估。

根據當時中瑞兩國政府之間的協議,安特生收集的中國仰韶文化的經典代表先放在瑞典展出,然后將其中一半運回中國,存放中國博物館,其余的一半存放在瑞典。瑞典專門在其首都斯德哥爾摩建立了東方藝術博物館,留在瑞典的那一半彩陶都得到了很好的保管和極高的待遇。而還給中國的另一半彩陶,分六批分別運到中國口岸,非常遺憾,因為遇上中國內亂,這六批史前文化的經典,從此不知下落。

據專家分析,很可能因為拆箱后無人理會,堆在那里最后被當成垃圾處理了。我曾去過甘肅洮河邊上的馬家窯,那里被命名為馬家窯文化,是國務院發布的文化保護單位。當地老百姓告訴我,當年“農業學大寨”平田整地時村里挖出一批彩陶來,由于人們都不認識它,毀壞極其嚴重,有的甚至被小孩子用彈弓當靶子打著玩,真讓人心痛。

到了上世紀三十年代,一支考古隊在山西臨汾發掘史前人類文化遺址,收集的舊石器、新石器的文物足足打包了十大木箱,當地駐軍以為是真金白銀,挖出來的寶石瑪瑙,非要扣住一箱不可。那可真是秀才遇見兵,沒辦法只好讓他們留下一箱,他們認為最沉才最有價值,他們強扣下那一大木箱,等運回營房打開一看,竟是大大小小的爛石頭,氣得他們又罵又恨,把那些在他們眼里一文不值的破石頭都扔了……

王道士死了,他至死沒有離開莫高窟,至死望著莫高窟。年逾八十歲的他似乎至死也放不下莫高窟,他蠕動著缺牙的癟嘴彷彿還想要對著莫高窟說什么,卻什么也沒說出來。但我分明看見,他那混濁枯癟的小眼里,流出了兩顆碩大的熱淚……

(完)


文章點評
相關文章
孤獨一笑 關注

文章收藏:3427

TA的最新收藏
藏友最新收藏
好網角移動端
好網角APP
手機一鍵收藏
yin荡的护士乳在办公室揉,国产制服丝袜无码视频,日韩av一区二区精品不卡,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